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xpon.com.cn/2017-12/21/content_498467.htm
文章摘要:烤红薯,花斑普罗旺斯公平交易,行万里路畅所欲为处理剂。

○乐亚芬

走在街上,经常能碰到卖烤红薯的。那烤红薯的香味扑面而来,就连我这个曾发誓再也不吃红薯的人也经不住诱惑非买不可。

对红薯的厌烦是因我小时候吃得太多。那时,全国刚解放,国家一穷二白,百废待兴,老百姓能有红薯填饱肚子已是不错的生活。从上小学起,我和姐姐一年有多半年,中午带的饭都是红薯。每天早上,煮完猪食后,奶奶就把红薯埋在灶膛的火碳里,准备第二天让我们上学的时候带上。

我们把烤红薯带到学校,一些家里条件稍好的同学很是眼馋,就把带来的饭菜跟我们交换。我们当然求之不得:那白白的米饭和香喷喷的炒菜是我们过年才能吃到的。因为家长不同意他们这样做,所以也只是偶尔能换一次。

我们在家吃的饭也是以红薯为主,红薯糊糊、红薯片、红薯煮野菜……不知不觉中,我患上了严重的胃病,吃了红薯后,觉得烧心很难受。有一次,我因为吃了红薯后,呕吐得厉害,不能上课,老师只好让我回家。母亲见了很心疼,便用留着过节吃的白面给我烙了一张葱花饼。可是,看着八十多岁的奶奶,我怎能吃得下去?于是,我把饼送到奶奶手里。奶奶不肯吃,我说:“您不吃,我也不吃。”奶奶只好象征性地撕了一块,剩下的硬让我吃了。

现在,我们过上了想吃啥就吃啥的神仙般的日子,烤红薯那悠悠香味却又令我欲罢不能。

?

网络编辑:小熊

分享此文到: